电子编码全程跟踪差了最后一公里

2020-06-06 03:35

“今年销量比往年下降了三成,存货有点儿多。”王善刚告诉记者,他卖烟花爆竹有8个年头了,与批发公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,剩下的烟花爆竹都会存到“炮库”,来年销售季节再取出来销售。

北京市规定,居民应及时将没有燃放完的烟花爆竹就近交到回收点,不要在家中储存。鼓励市民将剩余的烟花爆竹上交换取礼品。寄存的烟花如何保证安全?北京市规定,对于存放在指定仓库的烟花爆竹,出仓前会进行大检查,按照国家的标准执行,过了3年保质期的全部销毁。

“对这些居民手中没有燃放完的烟花爆竹应该引起高度关注,别让它们成为家中或地下室存放的‘不定时炸弹’。”石家庄市安监局监管三处处长白福年说,对于市民家中零散的烟花爆竹,石家庄市目前并没有明确处理规定。可一旦市民将其存放在家里,则有非常大的安全隐患,市民可以上交给公安机关进行统一销毁。

因为对个人存放的烟花爆竹监管存在着盲区,我省曾有过深刻的教训。2013年1月18日,行唐县上碑镇杨村安春义家,非法储存的烟花爆竹发生爆炸,导致4间2层楼房坍塌。

这样下来,回收存放的烟花爆竹没有建立编码链接,电子编码全程跟踪差了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“考虑对返存烟花爆竹列入标识码管理范畴。”省安监局监管三处的杨海军说,相关部门可以拓展烟花爆竹流向信息管理措施,督促指导企业对回收存放的烟花爆竹进行产品标识和流向登记,防止未按要求进行标识和登记流向的产品进入销售和购买环节。

记者看到,该公司对其他正常销售的烟花爆竹都建立起电子追踪台账,所有烟花爆竹综合信息都已统一纳入系统管理,可利用电子编码对烟花爆竹产品的流向进行跟踪。演示中,库管员拿着专用设备对准烟花外包装上的编码一扫描,设备上清楚地显示出产品的名称、含药量、生产日期、出(入)库和销售情况等相关信息。通过这套编码跟踪系统,可以对产品出厂、运输、入库、配送等环节进行全程监控。

3月7日9时许,衡水市桃城区大麻森村北的烟花爆竹临时销售点,老板王善刚正等着“炮库”专家。今年卖剩下的20箱烟花爆竹将被送往5公里外的“炮库”——衡水市烟花爆竹专营有限公司麻森仓库。

“入库检查非常重要,如果掺杂了不合格产品,对整个库房都可能带来危险。”省安全生产监察总队副调研员李秀普告诉记者,往年检查时,曾发现存放的烟花爆竹箱子里放着剪刀、计算器、手电甚至砖头等物品,这些产品对整个仓库带来隐患。所以,要加强对烟花爆竹仓储环节的安全监管,认真落实配送、搬运、装卸等安全操作规程,严禁超量储存、超许可范围经营。

“有编码,没有录入电脑,但每批存货都有存料卡。”公司副经理赵文广告诉记者,因为没有相关规定,260箱返存的烟花爆竹外包箱上虽然有普通烟花爆竹包装标识码,但返存时没有进行电子录入。

20箱烟花爆竹经过严格“体检”,正式入库。被放置在d号库房一侧,与其他烟花爆竹隔离存放,单独成区域存放。

今年春节期间,全省烟花爆竹销售遇冷,与往年相比销售量下降三成。以衡水市为例,今年该市设有烟花爆竹临时销售网点513个,截至3月5日晚,共销售烟花爆竹7万箱,8248箱的烟花爆竹需返库储存。

烟花爆竹回收存放,电脑上有记录吗?衡水市烟花爆竹专营有限公司麻森仓库d库区,260箱返存的烟花爆竹整齐地码放在一侧。

“帮忙问一下,家里地下室里的烟花爆竹如何处理。”3月10日,家住省会东方花园的秦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。因为一家三口到外地旅游,错过了烟花爆竹燃放的最后期限,一小箱烟花爆竹成了“棘手的难题”。

个人剩下的烟花爆竹如何处理?北京市做了人性化处理,市民可以拿着剩下的烟花爆竹到政府回收点换礼物。

9时40分,麻森仓库院内,保管员武建林对王善刚的20箱烟花爆竹进行检查。武建林说,只要是从该公司进的货,卖不完都可以送回库里免费寄存。武建林开始了细致检查—— 一是检查货物是不是该公司销售的产品,确保质量安全;二是对新封箱的烟花爆竹拆箱检验,检查是否有违规、超标的烟花爆竹;三是将烟花爆竹分类封箱后,箱外注明区县、零售点负责人姓名和许可证编号,做好登记签收工作,填写存料卡。

天津市安全监管局近日发布《关于加强对剩余烟花爆竹回收代存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并组织剩余的烟花爆竹回收代存工作。烟花爆竹回存时派相关人员到批发企业进行现场监督,发现违规、超标烟花爆竹当场予以没收,并及时转交公安部门销毁,对有剩余烟花爆竹逾期未按要求进行代存的零售点,按非法储存予以查处,依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处罚,造成严重后果的或构成犯罪的移交公安机关处理。 整理/郭东

“此外,农村无序存放甚至销售非法生产的烟花爆竹,也反映出烟花爆竹‘打非’工作仍存在漏洞和薄弱环节。”李秀普表示,对个人监管是烟花爆竹监管的难点,将来重点采取自我排查、交叉检查与上级抽查相结合的方式开展多层次的检查,对有生产烟花爆竹传统和出现过非法制贩、储存烟花爆竹的重点村、重点户、重点人安排专人实施重点管控。